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淳正,点梗

如果再被屏蔽我也没办法了

淳正

黄新淳对朱正廷的称呼五花八门,唯独很少叫那句哥哥,他喜欢跟朱正廷有看似不经意的接触,从身体,到言语。

“当然是我的小老虎啦。”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能够骑在小猴子头上的,只有他的王。

他不化妆的时候嘴唇很薄,紧紧抿着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威严感,人们常说薄唇的男人薄情,他追随着心上人的目光又那样深情。

“宝宝,这个就是这样的。”朱正廷习惯性操心着身边每一个人的衣服细节,黄新淳低着头任他摆弄,修长手指借着布料掩饰在朱正廷掌心挠了一下。小老虎吓了一跳,偷偷瞪了他一眼耳朵却悄悄红了。

镜头中央隐匿的亲密有着令人上瘾的刺激感,黄新淳搂着朱正廷转头跟其他人闲聊,指腹像是不经意伸进宽松卫衣下摆,在小队长极为敏感的侧腰来回抚弄。

“黄新淳!”关机之后炸了毛的小老虎并没那么好安抚,狡猾的男人选择把他拉到死角交换一个暌违的吻。收起利爪的奶猫按在胸口的肉垫都只能带来隐隐的搔痒,他吻去人间仙子眼尾的湿润,勾起嘴角在人耳畔留了句惹人遐思的邀请。

“晚上第五练习室等我。”

https://shimo.im/docs/ZK0VJiyltAkzqAc4/ 点击链接查看「淳正」,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