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九命猫的故事(杰芙,微虐,一发完)

小学生文笔,轻拍,记一个脑洞。

董又霖还记得和陆定昊初次见面的场景,那是一个雨夜,他驱车回家看见楼道门口有个蜷缩着的黑影,走近一看,是一个浑身湿透瑟瑟发抖的男孩。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带了个陌生人回家,男孩像是吓坏了,问什么也不回答,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叫陆定昊,他看着情况也不好多问,就给人洗了个热水澡安排在了客房。还好自己家里干净的被褥有多,陆定昊看着年纪很小,睡着了蜷在床铺一角只露出毛茸茸的黑色脑袋。

董又霖以为这只会是一次普通的暂时收留,可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二天陆定昊就发了高烧。他早上起来锻炼结束发现客房还是静悄悄的,有些放心不下便推门进去,陆定昊仍是昨天那个姿势蜷在床角,呼吸却听着有些沉重,他走近拨开人湿透的刘海,发现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

“高烧转肺炎,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接下来只要输液,等他醒就行。不过Jeffrey,你这个小朋友的体质真的差,饮食上多注意,我多少年没见过营养不良的人了。”

“好,谢谢了,我送你吧。”董又霖将医生送到门口,又回去照顾陆定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昨天才见到的人这么上心,可能这就是缘分吧,他想。等陆定昊醒了,也许可以把他留下来,试着了解一下彼此。

“唔……”陆定昊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边上还有一个男人正盯着自己,他不自在地缩了缩身子要往里躲,却被人按住了手臂。“别动,还在打针。”声音很温柔,应该是个好人吧。

“你是谁?”陆定昊的声音闷在厚厚棉被里,还带着些鼻音,露在外头的一双眼睛有些恹恹的没精神,董又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软软发丝。“我是Jeffery,昨晚带你回家的人。”“回……家?”这个词于他来说像是有些陌生,陆定昊起身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和摆设,只有眼前的男人对他来说有一丝的熟悉感。“什么是家?”

-“病人脑后可能遭受过撞击,有个血块压迫了神经,所以导致暂时性的失忆。”陆定昊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就被董又霖急急忙忙带去了医院,一下子见到许多陌生人的陆定昊显得害怕极了,抱着董又霖的胳膊不肯松手,好不容易完成了检查,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回家休养,等血块自然吸收。

-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难以适应,陆定昊很安静,虽然偶尔会在一些常识性问题上犯迷糊,不过医生说是正常现象。董又霖在长久的观察中发现,陆定昊偏爱甜腻的糖果,是那种廉价的,一毛钱三颗,尝起来一股塑料味的劣质糖果。他曾经给陆定昊买过许多昂贵的甜食,可是小孩依旧对那种糖情有独钟,他和陆定昊接吻的时候,舌尖常常会尝到那种有些刺激的甜味,可怀中人泛着奶香味的身子主动抱着自己,软软小舌生涩地在自己口中勾勾缠缠,他突然就觉得那个味道也不是这么无法忍受了。

他们在那段时间里做了所有恋人该做的事,董又霖几乎以为这日子会一直下去直到永久。

那天陆定昊摔倒了,醒过来之后,看董又霖的表情很陌生。不是那种全然不认识的陌生,也不是抵触,只是从前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依赖和崇拜,现在只是有一丝沉寂到眼底的温度,不热情,也不亲近,仿佛他们只是点头之交。

“昊昊?”董又霖试探性叫了一声在一起之后的昵称,陆定昊看了看他,却没应声。医生说他可能恢复记忆了,失忆期间的事他也全部记得,所以,只是不爱了吗?

陆定昊出院后暂时没有提搬走的事,董又霖也就厚着脸皮装傻,只是那间很久没人住的客房又被打扫干净重新入住。陆定昊笑起来很可爱,他缺了半颗虎牙,眉眼弯弯地咧开嘴像个活力十足的小太阳,只是他很久不笑了,在恢复记忆之后。

是不是该放他离开,也许他从未爱过我。

董又霖无数次在深夜问自己,空着的半边床上再也没有人会刷完了牙半夜偷偷起来自以为隐秘地剥糖纸,被发现了就往身后一藏掩耳盗铃般以为自己不会知道。床头柜最底下的抽屉是他的日记本,小孩每天睡前一笔一划认真得像是初学写字的小学生一样。

他想起什么,探身翻出那本日记,犹豫着要不要打开的时候听见了客房的动静。

“咚——”

“别跳!”董又霖打开门就看见陆定昊站在窗台摇摇欲坠,见他进来毫不犹豫纵身一跃。高层建筑的电梯总是来得特别慢,董又霖从紧急通道一路爬楼梯下去也只用了三分钟,想象中血流成河的画面并没出现,安静躺在草丛的,是那只他从前经常喂养的流浪猫。

“小芙?”董又霖心里有了个猜测,却不敢肯定,走近了发现那只没了呼吸的猫缺了半颗犬齿,他突然浑身无力,跪倒在了地上。

xx年xx月xx日 晴

我听说跟喜欢的人接吻是很甜蜜的事情,什么是甜?是那种叫糖果的东西的味道吗?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呢,是不是吃得不够多,等会再吃几颗好了。

……

xx年xx月xx日 雨

今天Jeffrey带着咚咚回家了,他说咚咚是他的家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害怕,但我会努力跟咚咚好好相处的!

……

xx年xx月xx日 阴

今天我跟Jeffrey交配了,他说这是喜欢的人才能做的事,Jeffrey是我最喜欢的人!!!

……

xx年xx月xx日 雨

我摔了一跤,什么都想起来了。

……

后来董又霖把小芙的尸体带了回去,火化之后埋在了阳台的花盆下面。第二年春天,那盆从来没有开过花的君子兰突然长出了花骨朵,董又霖回家的时候发现对门来了一个新邻居,缺了半颗虎牙,笑起来像个小太阳。


-①猫是没有感知甜味的能力的,所以陆定昊不是爱吃甜食,他只是曾经听说那种糖果是甜的,想知道那个糖果是不是跟他和董又霖接吻的味道一样。

-②董又霖认为陆定昊并不爱他,因为陆定昊对他的热情和对糖果是一样的,心智不健全的他平常就像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陆定昊对他买回来的甜食并没有表现出热情。

-③猫和人是不能在一起的,但是猫如果修炼到九尾,就可以成仙,但如果八尾猫主动丢弃七条尾巴,只留最后一条命的话,就可以成为普通人类。

-④最后还是没舍得be,留了个念想,陆定昊的冷淡只是他在考虑董又霖和他这么多年的目标孰轻孰重而已。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