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副八】不准不要钱3

不要问我为什么改了文风。。。因为我本来只是想在贴吧写个小段子的……

可能会OOC,有点方……


去红府的路上二人难得的沉默无言,直到确认佛爷无视才双双松了口气,这矿山蹊跷然二爷却执意不肯相助,想来只有解了他的心结,治好夫人的病这一条路可以走了……齐八爷这般盘算着,待佛爷醒转便找来九爷一同商议了,得知了北平有一线生机,于是和二爷夫妇一同踏上了寻药之路。只是这张副官和解九爷需要坐镇长沙,只好四人同行,这一路上费尽心机得了请帖之后,其余三人倒是无碍,只是齐八爷看着二爷夫妻恩爱,却不知怎的想起了那张总是带着狡黠笑容的艳丽脸庞,心中暗道不妙,却因着正事在先压抑了下来,只等新月饭店拍卖会开始,得了草药便早日回去,以免节外生枝。

再说这长沙城,佛爷不在几方势力皆蠢蠢欲动,张副官一面与陆建勋打着太极,一头还是想着要给个教训,便给商会那两个外国人来了个下马威,也不多做什么,面上只一副好客模样,不知情的倒真要给他这演技骗了去。只是这夜深人静,没有了齐八爷的张府一片沉寂,倒叫张副官心中浮起几分空落落的感觉,想起那人好脾气的模样和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也忍不住勾了嘴角,露出个极温柔的笑。

齐八爷这边草药还没拿到,桃花债倒似惹了一身,那并蒂姐妹花对着俊俏的八爷暗送秋波,慷慨解囊不说还偷了个香,张大佛爷倒也罢了,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对他一见钟情,非要跟着回长沙,齐八爷掐指一算倒也般配,见佛爷似也有几分隐隐动心,便笑呵呵地叫了夫人,推波助澜了一把。只是这回去的路上,齐八爷就后悔了,都是一对对的,压根就没有自己呆的地儿啊……罢了罢了,还是眼不见为净吧,只是为何又想到那呆瓜了,明明是个呆瓜,总是一脸狐狸样,齐八爷撇了撇嘴,却掩不住桃花眼底那一抹醉人的笑……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