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副八】不准不要钱1

1

曾经,我以为我这一生都会这般度过,每日在长沙城里守着我齐家的盘口,和小小的卦摊,将来收养个孩子作伴,让他继承这一切,直到那天,长沙城开进了一辆不寻常的火车……

“八爷,佛爷有请。”那日张启山的亲兵将我请到火车站,我在那辆车边上算了一卦,得出了一个此事不该多加插手的结果,正想一走了之,却被那人拦住。我犹记得那日,他逆着光,对我笑着说出的那句威胁:“佛爷交代,算命的要是敢离开车站一步,就一枪毙了。”虽说我也不是怕了这句,但我想这大约是命数吧,逃也是逃不过的,便还是上了车,趟进了这一场浑水中……

2

那日我们在火车上确实发现了些蹊跷之处,也找到了一丝线索,但是这二爷不肯松口帮忙,话里话外却全是阻拦之意,还是让我感到了些许不安,也许,这回我们发现的,不是个寻常的秘密。

我阻拦不了佛爷入矿山追查,只得尽我所能希望让这一路的危险降到最低。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佛爷身边的那位副官,竟是如此一肚子坏水的狡猾家伙!

 

在我的前半生里,只有佛爷和服从,这长沙九门里的当家,对我而言并无哪位特别,可八爷,那个看上去胆小懦弱,实际上却博学睿智的男人,却让我另眼相待。稍加逗弄,就会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惹人怜爱,他虽然是个男人,可让我有了想要拥人入怀的冲动,不知,是幸与不幸?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