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不浪漫罪名【星鬼,短】

朱星杰的长相天生带了三分乖戾,板着脸看你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有些背脊发凉,可你鼓起勇气凑过去抱着他撒娇讨饶后才发现,他低头看你,眼底的温柔足以将人溺毙。

他从来不对小鬼发火,小孩儿皮他宠着,小孩儿闹他惯着,就是床上小孩儿撒泼他也只会抱着人然后轻轻吻去眼角泪珠。

不浪漫,对朱星杰来说,大概是死罪。

——

在大厂的时候我跟王琳凯靠得很近,暧昧到呼吸都可以相融的距离,紧贴在逼仄空间里一起写歌,白纸上文字都为他而谱,偶尔深夜他中途抱着枕头睡着,闭着眼睛无害模样单纯又可爱,我犹豫半晌也不敢在人眉心落下亲吻,给他披上自己外套的动作都生怕扰了小孩清梦。

决赛那天我早就有了预感,我的小孩到了那个位置,我仰着头看他,多好,想要到此为止的想法在小炮弹撞进怀中的那瞬间分崩离析,他抱得很紧,甚至在摄像机看不到的时候用唇碰过我脖颈,温热湿润滑进我领口,小孩儿哭了。怎么能让你哭呢?我在心底问自己,怀中身体清瘦不少,但仍是那个有点淘气,闯了祸就奶里奶气找自己撒娇的小家伙,他眼里的情绪我从来都懂,却从来只是装一个明眼人都看得懂的傻带过。

他飞洛杉矶的那天我没有去,透过手机屏幕看得出小孩的疲惫和隐隐失落,我指尖划过玻璃后面他的眉眼,心底一片柔软,我的小鬼,长大了。

-

洛杉矶的阳光正好,我却只想回酒店睡一觉,推开门我看见一地气球和鲜花,朱星杰穿着西装站在中间,他打了个响指手中就多了一朵玫瑰,我愣在原地被他拥进怀里亲吻,唾液交换的感觉让人心跳过速,他给我套上那枚藏在花心里的戒指,然后笑着对我说。

    “欢迎收看朱星杰的最新魔术——大变活人。”

谨以此文哄哄我们家一会儿没看住就丧起来的小孩儿,短打,梗源微博,倾删。

评论(1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