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活该【秦沐秦】

秦奋白天玩游戏的时候开玩笑抱了尤长靖一回,扭头就见自家老韩脸色变了,回家哄了半天也不见好,自知理亏的老男人只好发挥臭不要脸精神弯下腰一把将人横抱起来进了屋。

“你放我下来。”想挣扎又怕对方受伤,差不多身高体重的两个大男人,这么抱着也不怕闪着老腰。心里吐槽着对方,还是在人放下自己的时候习惯性扶了一把。“得了,我又不是小孩儿,这种飞醋我吃个什么劲儿。”秦奋心说你那眼刀子都快把我射穿了,面上倒是一点不显,连连点头的妻奴模样让韩沐伯都没眼看,一边还没耽误装可怜,扶着腰哎哟哎哟地挺像那么回事,惹得人起身紧张查看的时候又一把把人压回了床上。

“白天是开玩笑,但这会儿我是说真的,我抱着你,一夜都不够。”低下头吻住对方的时候秦奋还很得意,一夜放纵的后果就是折腾不起的老腰伤上加伤,一边瘫在床上装死让韩沐伯给他推药油,一边还死性不改地偷偷摸人家大腿。

得了吧秦奋,你就是活该。



给我秦奋哥找个老韩,群号446153147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