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可能会写的,记录一下

占TAG勿怪……一个猫奴能想到的所有梗……


吃小龙虾都嫌脏的人,却让猫睡在自己床上【林秦】


休闲生活从给自己做西装变成给祖宗做衣服【林秦】


家庭地位的变更,论食物链底层的林队长之感想【林秦】


做到一半因为猫挠门被踹下床的林队长【林秦】


给儿子做绝育的时候,为什么老秦看我的眼神不太对【林秦】



估计只会写一到两个,好像养了猫之后想到的梗都跟他们有关。

两个小坏蛋

冥婚

只是早上突然想起的梗,好像被我写废了……


“您近日里啊,怕是要有血光之灾,这……”齐八爷话说到一半突然皱了皱眉,抿着嘴像是在忍受什么不适,额头也渗了层薄汗,倒让对面的人紧张起来,怕自己这卦象上不好,要有大祸临头,一时间脸色竟比齐八爷还难看了几分。好在没一会八爷就回了神笑着说没什么大碍,又给了化解的法子,待送了客离开便让人闭门收摊,沉着脸回了房。

“张日山!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算卦的时候动手动脚!”门一关,齐八爷便从自己衣服里扯了什么出来,细一看,是个男人的手,手指修长带了薄茧,就是有些不正常的惨白。齐铁嘴翻了个白眼,往虚空踢了一脚,一个身着军装的年轻男子便现了形,面容俊俏身姿挺拔,只是这不沾地的双脚和没有血色的模样昭示着其不是活人的身份。

“小恒……”刚一张嘴,见人脸色又老实地换了称呼,“八爷,这……方才是情不自禁啊,你每回穿这身长衫,都让人想入非非……”本还在解释,可男人突然欺身近前,最后四字是咬着人耳垂说的,低哑嗓音带了丝凉意入耳,不禁打了个寒颤,耳廓却不自觉红了起来,也无心问罪只是狠狠地瞪了人一眼,心下到底还是不痛快,忍不住念叨起来。“少来这套,一件长衫又没什么特别,自制力差倒是怪在衣裳上头,你一个军人就连这一时半会都憋不住了么。我这是小本生意,见天儿的一大早就闭门谢客,日子长了你让我喝西北风去啊。”一边数落对方,一边倒是摆了供品上香,这牌位竟是供在了卧房,上头写着“先夫张日山之灵位——妻齐恒立”,这夫赫然就是边上这贴着人没正行的军官大人,而这妻……

 

 

——二十年前

 

“恒儿,这是你张家哥哥,日后啊,他会陪着你一道读书生活,为父算到北方有一机缘,这就要云游去了,归期不定,这些日子,就由他照顾你啊。”小小的齐恒还不知道这一去便是永别,已经自诩是个男子汉的小家伙努力忍住不舍的泪水小大人一般点头,抬起头看着那个高大的军装男子,水雾模糊了视线,只觉得安慰地抚了抚自己额头的大手极温柔……

“副官哥哥,爹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认真地做完了功课的小齐恒日复一日地问着同一个问题,那个端正坐在一边的男人便会给他擦去手上墨迹,回答同一个答案,“快了,待小恒再大些,他就回来了。”直到有一天,齐恒再也不问这个问题了,只是神色间有些郁郁,那人也不多话,戴着白手套的手轻轻握住桌面上攥得死紧的拳头,将那个少年抱在怀里,任泪水打湿衣襟,温柔浅吻落在人额前,“还有我在,我会一直在。”“骗人,如果你那天跟他一样回不来了呢?”已经算到自己没了亲人的少年有些歇斯底里,直到对方把每日自己供奉牌位上的白布撤下,看见那个名字,方愣在当场。

“已死之人,哪还能再死一次呢?是不是啊,夫人?”年轻军官笑得肆意,极俊俏的模样,眉眼微挑平添几分艳色,从背后搂住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少年,“别怕,我等你长大。”安抚着紧绷的人儿,直到感受熟悉的重量交付,低头无奈地看着哭累了睡着的小家伙,长睫湿润,双眸紧闭,还带着些稚嫩的脸上已然可以看出几分将来的好模样。“你倒是心大,也不怕我趁人之危。”弯腰把人横抱起来放回床上,盖好被子守在一边,话语有些不正经,眼底倒是满满宠溺模样。

 

 

“你说我爹当年怎么选了你,年轻轻的就死了果真是个没正行的,不正经。”回忆起当年,齐八爷笑着靠在那人身上,调侃着,“算起来,你属于英年早逝,现下啊,倒是比我小了。”齐恒眉眼弯弯露了虎牙,笑起来一双酒窝甜得醉人,这话音刚落便被人抱了起来,那被调侃的冤家也不恼,只把人带上了床,眼里带笑,“那,便让八爷看看,谁……比较大吧。”“唉……你这呆瓜大白天的放开我,唔……”被人按在了床上想要挣扎,只是文弱书生到底气力小,被人死死压制了又以吻封缄,不多会儿屋里便只剩压抑的呻吟和喘息声。

 

第二日,齐八爷倒是一整日都在香堂里,只是在屋里也将围巾裹得严严实实地,闹得说话也不清楚,据说是得了风寒怕冷,大家倒也不做他想,而齐八爷坐在那个军官的大腿上,耳朵脖颈红得围巾都快遮不住,身体里头满满涨涨的根本不敢动,只能庆幸旁人看不见自己这副狼狈模样,又在心里暗暗咬牙恨自己没本事,昨夜着了人的道答应了这荒唐事,扭了扭脸又灌了一大杯凉茶压火……


其实就是来秀一下自家呆瓜的~

 @纪焚琰的白可  @慕容笑看画中人 

【副八】不准不要钱3

不要问我为什么改了文风。。。因为我本来只是想在贴吧写个小段子的……

可能会OOC,有点方……


去红府的路上二人难得的沉默无言,直到确认佛爷无视才双双松了口气,这矿山蹊跷然二爷却执意不肯相助,想来只有解了他的心结,治好夫人的病这一条路可以走了……齐八爷这般盘算着,待佛爷醒转便找来九爷一同商议了,得知了北平有一线生机,于是和二爷夫妇一同踏上了寻药之路。只是这张副官和解九爷需要坐镇长沙,只好四人同行,这一路上费尽心机得了请帖之后,其余三人倒是无碍,只是齐八爷看着二爷夫妻恩爱,却不知怎的想起了那张总是带着狡黠笑容的艳丽脸庞,心中暗道不妙,却因着正事在先压抑了下来,只等新月饭店拍卖会开始,得了草药便早日回去,以免节外生枝。

再说这长沙城,佛爷不在几方势力皆蠢蠢欲动,张副官一面与陆建勋打着太极,一头还是想着要给个教训,便给商会那两个外国人来了个下马威,也不多做什么,面上只一副好客模样,不知情的倒真要给他这演技骗了去。只是这夜深人静,没有了齐八爷的张府一片沉寂,倒叫张副官心中浮起几分空落落的感觉,想起那人好脾气的模样和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也忍不住勾了嘴角,露出个极温柔的笑。

齐八爷这边草药还没拿到,桃花债倒似惹了一身,那并蒂姐妹花对着俊俏的八爷暗送秋波,慷慨解囊不说还偷了个香,张大佛爷倒也罢了,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对他一见钟情,非要跟着回长沙,齐八爷掐指一算倒也般配,见佛爷似也有几分隐隐动心,便笑呵呵地叫了夫人,推波助澜了一把。只是这回去的路上,齐八爷就后悔了,都是一对对的,压根就没有自己呆的地儿啊……罢了罢了,还是眼不见为净吧,只是为何又想到那呆瓜了,明明是个呆瓜,总是一脸狐狸样,齐八爷撇了撇嘴,却掩不住桃花眼底那一抹醉人的笑……


佛副八记梗

想写个相互爱慕的故事,也算是写给自己的呆瓜和佛爷的,因为还没学会@人。。。就等写出来再说吧……

出不去了!
仙人、山鬼……你选哪个?

沙瀑砂释:

八爷是佛爷的红玫瑰,时间一久就成了蚊子血,直到死在斗里之后佛爷才幡然悔悟。

八爷是副官的白月光,死后被破庙山鬼借尸还魂。副官不明就里,倾心相待。

山鬼窃用八爷的身份,与陆建勋联手,命副官盗药,对佛爷下毒。

由于对八爷的愧疚,佛爷昏睡不醒,深陷于往日回忆之中,直至八爷魂魄归来为其开解,佛爷才释然苏醒。

佛爷得知山鬼的谋划,有心杀之,但想到这是八爷留在人间的唯一残影,又不忍心下手。

山鬼烧掉矿山的资料,令佛爷无法脱出,计谋失败;又派副官暗杀佛爷,副官被反杀。

最后山鬼使用苦肉计骗佛爷相救,终于成功。


 @一尹素依一 说好的红白玫瑰来啦~~

【副八】不准不要钱 无责任番外 R18 小甜饼

万万没想到我以为只是前戏的就这么给和谐了!


还是老实放地址吧,小朋友不要看!


无责任短小番外,与正文无关,可随意食用!


http://bulaoge.cn/topic.blg?dmn=ltx&tid=3193221#Content

【副八】不准不要钱【七夕福利】坑

到了七夕节,整个长沙城似乎都满溢着恋爱的气息,不说本来就恩恩爱爱的二爷夫妇,也不说暧昧不清的启月夫妇,就连那个天天闲的没事干找佛爷麻烦的陆建勋,都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而齐八爷呢,孤家寡人一个,放了伙计们半天假,就一个人在卦摊发呆,直到面前站了个挺拔的身影。
“八爷,今儿怎么一个人呆着,也不出去逛逛?”那人带笑的眉眼像极了偷鸡的小狐狸,带着七分狡黠,三分可爱。
“哼,这七夕节个个都跑去谈恋爱了,老八我才不去找虐呢!再说了,你不也没去逛么,张副官。”撇了撇嘴,整个人毫无形象地趴在桌上的齐八爷愤愤地吐槽着,还不忘翻了个白眼。
闻言张副官只是笑了笑,“佛爷说今儿个七夕,放了我们半天假,还发了奖金,张某人也没有什么相好的姑娘,想着八爷若是有空就一道去喝一杯,我请客。”若不是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这便是个相当诚恳的邀请了。可惜齐八爷偏着脑袋没看见他的表情,自然也就把自个儿送上了贼船。
“来,再喝!你怎么……在晃啊……”张副官怎么也不会想到齐八爷喝醉了会是这个模样,也没有想到齐八爷的酒量会……如、此、差!还有酒品也……一言难尽……现在艰难地半扶半抱着撒酒疯八爷的张副官,整齐的军装已经被撕了一半,还好这时间大家都在街上热闹着,这小巷里倒也没什么人,不然找齐八爷喝酒这个决定,定然会让张副官后悔终生。
“八爷,来,躺会儿。”好不容易才把挂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齐八爷撕下来,张副官已经是一头汗了,虽然自己对这人是有非分之想,可也不想对个醉鬼下手啊,乘人之危也非军人本……色。看着自己已经成了破布的衬衫,张副官已经毫无念想,只是头疼怎么给八爷洗洗再放床上。没错,张副官有小小的洁癖,而没有齐府钥匙的他,在八爷烂醉,且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把八爷……带回了自己家,现在的齐八爷,躺的是……他的床……
正在张副官头疼的时候,醉酒的齐八爷睁开了眼睛,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失去了平日里的判断能力,自然也就没有了……自制力……在看到衣衫不整的小副官的时候,压抑了许久的欲念,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在副官惊讶的眼神中,齐八爷把张副官拖上了床,并且跨坐到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