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第三种绝色 双周番外下(ABO,红豆体)

链接见评论,有婴儿车。

可能也不算车。

求婚【杰芙,超短打。】

陆定昊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收到那样浪漫的求婚。

木讷的男人像是突然开了窍,他早起睁开眼就收到个温柔亲吻,意识还未回笼便被人横抱起连鞋子都忘了穿。

清晨的上海滩才刚收获第一缕阳光,陆家嘴大平层的落地窗前陆定昊第一次没戴美瞳都看得那么清楚,他的男朋友西装革履单膝跪地,局促得像个孩子,举着戒指的手都颤颤巍巍。

“小芙,给我一个永远照顾你的机会,嫁给我好吗?”

陆定昊一时有些发傻,愣了愣才把左手伸过去,董又霖把戒环套上他的无名指,抿了抿唇露出两个腼腆的酒窝。

“小芙,你前两天问我那个问题……”

—Jeffrey~我可不可以踩在你的AJ上?

“我没有AJ,所以托人帮我买了一双,现在你……”

陆定昊没有时间听完那个回答,他现在正赤足踩在董又霖崭新的球鞋上和他接八月里的第一个吻。

-当然等回过神的陆定昊发现亲朋好友都在场围观了全程之后董先生就被赶去睡了一个星期的公园这都是后话了。

@风流客

淳正,点梗

如果再被屏蔽我也没办法了

淳正

黄新淳对朱正廷的称呼五花八门,唯独很少叫那句哥哥,他喜欢跟朱正廷有看似不经意的接触,从身体,到言语。

“当然是我的小老虎啦。”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能够骑在小猴子头上的,只有他的王。

他不化妆的时候嘴唇很薄,紧紧抿着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威严感,人们常说薄唇的男人薄情,他追随着心上人的目光又那样深情。

“宝宝,这个就是这样的。”朱正廷习惯性操心着身边每一个人的衣服细节,黄新淳低着头任他摆弄,修长手指借着布料掩饰在朱正廷掌心挠了一下。小老虎吓了一跳,偷偷瞪了他一眼耳朵却悄悄红了。

镜头中央隐匿的亲密有着令人上瘾的刺激感,黄新淳搂着朱正廷转头跟其他人闲聊,指腹像是不经意伸进宽松卫衣下摆,在小队长极为敏感的侧腰来回抚弄。

“黄新淳!”关机之后炸了毛的小老虎并没那么好安抚,狡猾的男人选择把他拉到死角交换一个暌违的吻。收起利爪的奶猫按在胸口的肉垫都只能带来隐隐的搔痒,他吻去人间仙子眼尾的湿润,勾起嘴角在人耳畔留了句惹人遐思的邀请。

“晚上第五练习室等我。”

https://shimo.im/docs/ZK0VJiyltAkzqAc4/ 点击链接查看「淳正」,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第三种绝色,杰芙番外上(ABO,红豆体)

杰芙番外,半夜噩梦惊醒后的产物,这对要不要HE我还没想好。链接见评论。

嗯,关注这个人

超级農農✨:

我要是写朱正廷9p会不会被打(……)